原创歌词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303|回复: 1

[原创散文] 我找你找了好久

[复制链接]

17

帖子

3

听众

104

积分

ZGYCGC新手

Rank: 1

积分
104
发表于 2012-11-7 13:5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花开花落 于 2012-11-7 15:16 编辑

可以彼此分享得意骄傲
  不担忧谁的心里不是味道
  可以传染给你心情不好
  连说一个理由都不需要
  可以直来直往提醒劝告
  就算争吵也都是为对方好
  可以和你商量秘密苦恼
  不害怕全世界都会知道
  ——《我找你找了好久》
  【做你的翅膀,陪你飞翔】
  我不知道能够用什么词来形容我跟她的关系,闺蜜显得太矫情,死党显得太幼稚,好朋友显得太乏力。所以,我想叫她夫人。
  我认识她是因为尼坤,那时候的我还是一个花痴乱颤的小孩,不管走到哪里都爱瞎得瑟我的2pm(我喜欢的组合)。那时候我正一如既往的在记忆群里面说着尼坤有多帅,本来是没有人理我的,因为对于2pm我已经说了好多次,就像是祥林嫂一样,说了一次人家会新鲜,可是说多了便会让人觉得心烦,但是我显然没有遇到意识到那个问题。没有人搭理我我依旧一个人发图片发地热火朝天。然后,我遇见了薄年。
  时间久远,我记不清我们开始唠上时是说的什么话,但是我记得她发的那一个个色色的表情,然后一个劲叫我发美男的照片。被人看到是一件很让人开心得事情,所以我把我的看家帅哥尼坤的照片全都发了出来,然后意料之中地赢得了一大串口水。对着电脑屏幕的我恨不得跑到同在电脑那边的她给她一个熊抱,知己难逢啊。虽然她只是刚来没有听过我各种得瑟,但是以前那些听过2pm的只有她的反应最大。当时我想的是,终于有人跟我一样花痴了。
  当然,对于美男的共赏并没有让我对她萌生什么特别异于常人的情愫,毕竟世间花痴何其多,可是不同的是,我们遇见了。后来,我们从尼坤聊到了维尼夫妇,聊到了左溢小孩儿。左溢的firefly是我最喜欢的歌,当说到左溢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她喜欢着那个叫做rta的组合,喜欢着《少年进化论》。本来不喜欢加好友的我,一下子就加了她,给她看了我收藏的维尼夫妇的视频。一个美文群,被我们两的照片刷得像粉丝群。我没有告诉她,我也喜欢rta,那时候也曾疯狂地搜索关于那几个小孩的节目,视频,歌曲,但是我一直以来都是那种只有几分钟热度的人,我的喜欢从来都是浅显的,那阵疯狂劲过去了就忘得差不多了,但是她依旧坚持至今。
  我喜欢薄年这个名字,她说是薄暮流年的意思,可是我就觉得是一个薄字和一个年字组合在一起,虽说单看没有特别的魅力,可是合在了一起却有一种清晰凉薄的味道。那时候的薄年,在我眼中是一个花痴含蓄并且略带疏离的妹子。因为尽管我们好像聊得很开心,我能感觉到有一些生涩的客气成分在里面。
  醒宝喜欢叫她薄情,每次这样叫她都会气得跳脚,她说是薄年薄年,不是薄情。她曾一度想要改名,但是终究无果,其实我猜,她是喜欢薄年这个名字的,就像我喜欢晴初一样。这对于我们不仅仅是一个笔名,更是一个关于梦想的代号。
  
  【如果你是我,会不会爱我?】
  
  我是带有一些自来熟因子的,许是因为话多,我们在群里各种天南海北地聊,当然,这时候关于文字是主题,那时候对于文字还带着很大的激情,每次一收文我们都是最最积极的,对于那时候的我们来说,能上一次榜便是无上的荣耀。我们把自己稚嫩的文字到处发,希望别人能够给一些意见,因为我来的时间比较早,所以得了一个写手的称号,薄年会把她写好的文发给我,我见证了她从生硬到能够熟练驾驭文字的过程。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把她当成了我生活中一个重要的人。
  我来到好心情网站,看到自己的文字得到推荐心里就开心得不得了,我发到空间炫耀的时候,薄年问那是哪来的,于是我告诉她关于好心情。我想,就从那时候开始,我们的纠葛便开始越来越多。
  我们来到了好心情,就像是两个相依为命的孩子,我更加珍惜起她来,我们的共同的梦想,看到她的文推荐,我便会加紧写文的脚步,我想,她也一样。再后来,我们来到江南,那是第二个记忆,让我邂逅了好多可爱的人儿。
  江南是薄年介绍给我的,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我是以男孩子的身份出现,很多人都以为我跟她是情侣。我们彼此都是那个群里唯一熟识的人,经常在那里讨论着关于记忆的那些事情。那时候他们都说我和她是江南的活宝,有我们在就不会无聊。我们两个依旧发扬着聒噪事小闷死事大的精神,在记忆里面聊江南,在江南里面说记忆。因为彼此相依,所以格外珍惜。
  我曾经对她说过,只要谁对我好,我就会加倍对别人好,我一直都自诩是热血青年,对于感情这种捉摸不定的东西我从来都驾驭不住。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说我在乎她,可是她表现得并不如我想象中的那么开心,她的回应淡得不能再淡了,我的心里面萌生了一种似有如无的挫败感。
  我告诉她说,薄年,我的心很小,只能容得下三个人:她,沫城,还有七度。她回了一句:是吗?这一个简单的问句让我觉得不管她平时表现得跟我关系多好,但是我肯定还没有能够走进她的心里。
  我才知道,尽管我们平时表现得多么开朗多么二,心里面总会有些隐秘的不能让别人触碰的角落,所以很多心事我们都不能得知。关于薄年,不再是那个跟我一直抬杠没心没肺的小孩儿了。
  我想,我是只适合开心的,我曾跟七度说,我们可以说很多二逼的事情,但是你如果有心事了,千万别跟我说,因为我不能难过。对于薄年也一样,其实在我心里,她是没有不开心的时候的,她是一个喜形于色的人,遇到不顺眼的事情一眨眼就过去了,她说过,天塌下来有楼顶着。
  因为在乎,所以在得不到同等的回应之后便会格外恼怒。我是行动派,我告诉薄年说我在乎,在乎着她,在乎七度,在乎沫城,在记忆里,再没有人能够在我心里占这么大的分量了。我想那时候的她肯定会觉得可笑的,所以表现得那么不屑,我的信誓旦旦终究没有使我们的感情得到迅猛的发展。
  我曾觉得她是世界上的另一个我,一样的花痴,一样的怀着文字的梦想,一样的口不择言,但是后来我错了。
  我们两个不仅隔着肚皮,还隔着一条看不见的网海。所以自始至终,我都没有能够了解她。我记得她的那个名字:如果你是我,你会不会爱我?
  我想说,就算我不是你,我也依然会爱你。
  尽管这爱十分浅薄,就像我喜欢的别的东西一样,不知道哪一天忽然就变得淡了,我们跟别的网友一样,只是网友。其实光想想这个,就会觉得是一件十分残忍的事情。
  
  【如果幸福只是一句我等你】
  
  我一直都在杂乱无章地叙述着,关于我和薄年,我曾经以为我们会像别的网友一样从轰轰烈烈到归于沉寂,经过一大堆的你在乎我我在乎你,到后来连面都没有见过一次,甚至不知道对方的名字电话地址就变成了路人,或许有一天走在路上偶遇,我们都不知道擦肩而过的是彼此。
  但是那些以为都只存在于我单方面的假设中,薄年没有说过任何一句在乎我,从头到尾。我自私得不得了,所以对于薄年就开始产生了抱怨。在几次私聊她没有得到回复却看到她在群里面活蹦乱跳的时候,我控制不住情绪,直接在群里质问她为什么不回我,她说没有看到,我们直接吵了起来,我说我以后再也不会理你了,她以为我是开玩笑,她说我也不想理你。我一气之下删掉了她的号码。甚至还带着些赌气的成分按了双向删除,只是想让她知道,她已经不在我的好友列表里面了。
  过了几天之后她问我是不是把我删了,我说是。我忘了自己还说了什么话。后来我说我们就当没有认识过吧。说这话的时候,心里面有些变态的快感。
  有认识我的人说,你总会把别人对你的好当成利剑再用来刺伤别人。对于这句话我一直都不以为意。我开心的时候我想全部人都跟着我开心,难过的时候看到别人笑我就觉得是对我的讽刺。我一直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我甚至觉得,再没有人跟我一样坦诚了,可是我没有想过,我是怎么伤害了人家。
  后来薄年退出了江南,有我在的地方她都不出现,格格说,你看你是在乎她的,所以才不肯轻易原谅。关于不理我,只是我不甘心的导火索而已。我以为我会难过很久,但是很奇怪,没有两天我又活蹦乱跳了,只是在别人提起薄年的时候有没来由地恼怒,那个跟我抬杠的女孩儿,我再也找不到了。我想着,我以为我会哭的,但是始终都没有,我平静地接受了以后不再有她这个事实。
  如果我们就这样走失了,那么那些我标榜的感情就变得不值一提了。是的,我又遇见了她,她是禾糖不月色。我一如既往地调戏新人,正好调戏到了她,几天之后,我才知道她是薄年。
  我说你是薄年,她说是。我说你丫怎么改这名,她说这名字好听。
  那一刻,我的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开心,我曾以为我再也找不到那个叫薄年的孩子了,没有了跟我讨论左溢维尼夫妇的人,没有了对我知根知底的人。但是她回来了。
  我们都没有提关于我删除她那件事情。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各种抬杠,但是有些东西变得不一样起来,对于那次莫须有的伤害,她放在了心上隔着,而我没心没肺,早就抛到了好远。她说删掉的人就不必加上了,加上了心里面都会有一道伤疤梗着。我死皮赖脸地加回来了,至今都呆在我的二货分组里面。
  只是自此之后,我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不敢再在她面前认真说一句我在乎她,因为我知道,我的那些我在乎显得多么绵薄无力。
  薄年很敏感,希望自己在乎别人的同时在别人的心中有着同等甚至高于她的分量,但是她不说,什么都是搁到心里,我对她的理解只停留于表面,因为到现在为止我们都没有过一次很交心的谈话。
  她不会说矫情的话,要么就是理智且冷冰冰地说,要么就是大大咧咧。但是你不会知道她的心里想什么,看到她的那些文字,像一个阴郁的小女孩儿。而我则是一个什么都摆在脸上的莽夫,我期望成为薄年,又希望温暖薄年。在她的面前,我确实太俗气了。
  
  【我们的爱只剩下半点呼吸】
  
  村上说,每一个人都有一座森林,消失的人会消失,相逢的人再相逢。我变得格外珍惜她,但是却再也不能说出来,有一些东西经历过就变了,比如我们两的感情观。在我看来,如果喜欢一个人,那么你一定要告诉她,不然如果有一天她走了你就再也找不到了。而她则是认为喜欢能这么轻率地表达出来根本就不可能是喜欢。关于这个问题,时光倥偬,人来人往物是人非一次又一次。我们还是客气而又紧密地在一起。
  我以为我是了解她的,她善变,一会儿看起来像一个被丢弃的洋娃娃,一会儿又开心地像得到糖果的小孩儿,我们谈着无关痛痒的事情,那些流逝的岁月被踩在脚下,甚至看不到丝毫的印记。
  我们一如既往地讨论着记忆,那时候的记忆已经衰败了。薄年说,那个记忆已经不再是记忆中的记忆了。她很珍惜那里,但是却选择了离开,选择保存了最美好的那个样子。而我则选择一直留在那里,因为我怕我一走,那些人我便忘记了。
  本来想以轻松的语调结束这篇关于薄年的文字,可是写到此处却变得有些萧瑟起来。我们一起走过最繁华的日子,然后一起历经沧桑,一起疯狂然后一起平静。没有矫情的话语,我说我想提笔给她写一封情书,却又每每作罢。我才懂得,有些感情真的不是能够用语言甚至文字能够表达的。
  陈奕迅唱过:我以为你懂得,每当我看着你。我难过的时候,她没有像闺蜜一样完全站在我的角度声讨对不起我的人,而是冷静理智地帮我分析对错然后对我批评教育,陷入了感情漩涡的人往往缺乏理智,在我情感面临崩溃的时候,她拯救了我最后一丝理智,让我不至成为一个被感情蒙蔽的傻子。
  我们看过对方的样子,听过对方的声音。我们曾因为一件事情闹得不可开交,我们也因为和别人的矛盾同仇敌忾。她看到了我从幼稚到尖锐的转变,我看到了她从感性到理性的过渡。我说如果有钱了,我们一定要见一面,不然多不值得。我懂她的慢热,她能懂我的多变。
  我听过一句话,神的孩子都有明媚的忧伤。我想,我们都还是孩子,敏感脆弱,自尊多疑。我想叫她夫人,不是朋友不是情人。在某一个寻不得的角落,她静静地看着我,笑容里面再没有牵强。时光荏苒,我是锦瑟,她是阿诺。但是她始终是我的她,我也还是她的我。
  原谅我絮絮叨叨的碎碎念,其实我想说,亲爱的,就算我们的爱剩下半点呼吸,爱不在了我依旧记得你。因为我找你找了好久
  
  
音乐发布 中国原创歌词网

1万

帖子

226

听众

4万

积分

ZGYCGC精英

密林老狼

Rank: 8Rank: 8

积分
42692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2-11-27 16: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音乐发布 中国原创歌词网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音频应用|原创歌曲 ( 鄂ICP备13005321号)

Powered by Audio ap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