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原创歌词网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查看: 966|回复: 0

[杂文|随笔] 拜年(作者:任承露)

[复制链接]

1657

帖子

42

听众

1万

积分

ZGYCGC中级

Rank: 3Rank: 3

积分
15887
发表于 2020-12-24 09: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每到春节来临,脑海里就浮现出大年初二给岳父岳母拜年的许多难忘往事。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结婚后,每年正月初二都会去给岳父岳母拜年。
       岳父岳母一生养育了五个女儿,分别成家立业于周边乡镇。距离最远的有三十多里地,近的也不少于十里。
       几年后,依次成家的三个女儿分别有了一个或两个孩子,每年拜年都会带上。那时候因为交通与经济因素,出门都是步行。
        初二那天,女儿们都会早早起床做饭,饭后带上孩子匆匆出发。礼物一般是一个“刀菜”,三小把机面,或者在路上商店再买一袋两老爱吃的酥心糖。
        虽然一路过河过坎,还要背、抱孩子,但没有一点儿疲劳,始终是轻松愉快的。
        那时候过年,农村也有许多充满年味而热闹的活动,也只在过年的时候才会有的。
        岳父岳母早饭后没有伴随左邻右舍去看热闹,释放他们一年的劳苦。岳母在家烧开水,洗菜,准备晚上的下酒菜;岳父安排桌凳,打扫卫生,挑水。
        安排好后,双双一起到西河堤岸上,专注桂花垭方向的人来人往。
        一拨一拨的人从桂花垭慢慢翻过来,俩老异常激动,然后手搭凉蓬,人影越来越大,仔细一看,确定又不是自己的女儿,脸上的笑容再一次消失。
        等呀等,终于看清了是大闺女一家的身影,俩老喜笑颜开。
        一会儿,又看见二闺女翻垭过来了,布满皱纹的脸上充满了喜悦。
       见面后,女儿女婿首先向爹妈问好,然后摸摸他们冰凉的手,孩子们也懂事的连忙叫:“外公!外婆!”
        岳父岳母忙搂着孩子,又是亲又是乖,还不忘摸一摸孩子尿尿没得,然后一起说说笑笑回家。
        到家后,脚未站稳,岳母就进厨房点火烧锅,岳父连忙拿出“散子”,熟花生,“麻占子”。
        摆放好“干茶”,浓郁的醪糟味也馨入心脾,大家边吃边聊。
        岳父吃的时候好像桌子上的东西不可口一样,心不在焉。岳母的眼神时时不离桂花垭方向,小声嘀嗒:“三闺女咋还没来呢?是嫌路远就不来了吗?是不是只来一个大人,孩子就不来了?”……
        虽然来得晚了点儿,老三如愿全家人出现在父母的眼前。
        岳父岳母一下子判若两人,那个高兴劲就别提啦。
        下午,岳母安排晚饭,岳父陪女婿转田埂、地边。既参观他的庄稼长势,又聊自己一年的经济收入与粮食收成,更在于了解三个女婿家的粮食、经济与家禽家畜的发展状况,以及新一年的安排与布局。岳父讲得开心,听得认真,时儿眉开眼笑,时儿若有所思。
        晚上两张四方桌,儿孙满堂,每方坐三人,桌子角上还有挂靠的。虽不是美味佳肴,但热闹非凡,年味浓,情意深。嘴里嚼的是香肠腊肉,舌尖品的是父母的劳动硕果,肚里回味的是血脉深情。
        两三天后,女儿们纷纷道别,父母再三挽留,依依不舍。两老也明白,这里虽然永远是女儿的家,但女儿也有自己的天空,是滋养不了一辈子的。
        分别时,不分大小孩子,每人给了一张五元的新钞,再三叮嘱孩子们一定要专心读书哈,放假时再来外婆家玩,外婆做好吃的给你们。
       女儿女婿一步一回头,两位老人在寒风中相送,直到女儿们翻过桂花垭。
        九十年代,正月初二给岳父岳母拜年,女儿女婿也默守成规。那时候,四闺女、幺闺女也分别成了家。人员较多,女儿们来拜年的床铺就是两老最花心思的事情。增添床铺,再搭地铺,被盖,毯子,枕头,枕巾等,早早安排妥当。
        尽管有千头万绪的吃喝拉撒需忙碌,但两老很早就给女儿打招呼,初二大人娃儿都要来哈。
        初二晌午前,女儿们有的骑摩托车、自行车、步行等不同方式,分别按时到达,主要是减少年迈的父母在寒风中久久期待而手脚冰凉。
        一见面,映入大家眼帘的是那岳母颤颤巍巍弱不禁风的身影,虽然一天忙里忙外,但热情,快乐丝毫不减。天刚麻麻亮,习惯性的一碗热腾腾的臊子面就递到还在被窝里的每个客人手中。
        岳父的背更弯曲了也许是挑大粪,或者是常年挑货筐积劳而成的吧。
        到了零零年代,虽然部分外孙们大学毕业工作了,女儿女婿头发也些许花白,但大年初二给父母拜年的习惯没有丝毫改变。
        偶尔哪家因在外务工没买到返程票,初二没见到人,岳父岳母就会马上打电话向女儿女婿问寒问暖。先是问候,然后就是责备,为什么不早点买票?别人能买到,你为什么你就买不到票?然后提醒,下年定要早点买好票哈。
        长时间的电话,老人要坐下喘息一会儿,呼吸才会平定下来。岳父的背更弯了,眼睛也失去了少有的光泽。虽然他只种了点边角地,但一谈到粮食收成的话题,马上就有精气神,话匣子也关不上了。
        一0年以后,岳父岳母已经是过八十岁的人了。每逢大年初二,有孙子的女儿,会领着儿媳(婿),牵着孙孙,照例五女欢聚一堂,其乐融融。有的打麻将,有的打长牌,有的打羽毛球,小孩子们在大门前荡秋千,欢声笑语,左邻右舍称羡不已。
       人多热闹,其乐融融,但不知两老使唤僵硬的双手,拖着疲惫的两腿负出多少艰辛啊!几天的接待,老人倍感力不从心,万不得已时,才会让女儿们协助一下。
        两老已于二0一五年中秋节后半年内相继去世。
        但每年大年初二,女儿女婿仍习惯性的带着礼物走出村口,慢慢才反应过来给父母拜年已成过往。
       这一天,再也没有老人在西河堤岸上迎着寒风翘首相望;再也不能吃到父母几十年味道不变而香脆入口的熟花生与“散子”;务工在外的女儿们再也听不到父母的再三叮咛与嘘寒问暖;孩子们再也不能在外公外婆门前欢天喜地荡秋千……
        唯有让女儿女婿明白的是,父母的忠厚与善良,勤劳与俭朴,我们一定一代一代地传承。
        今天,我们要铭记:父母在人生自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且行且珍惜。

             晨露2020.12.24

音频应用店铺 音乐发布 中国原创歌词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音频应用|中国原创歌词网 (鄂ICP备13005321号)

Powered by Audioap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