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歌词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83|回复: 2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异域空间

[复制链接]

1464

帖子

23

听众

1万

积分

ZGYCGC中级

Rank: 3Rank: 3

积分
12189
发表于 2019-4-5 07:2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短篇小说:异域空间

1.

雷蒙博士是本市一所大学里的物理教授,他留着一头爱因斯坦式的发型,穿着一身白大褂,搞得自己像是一个科研人员一样,按他自己的话说,他兼职发明东西,其实就是一个科研人员。

一个星期天的早上,我刚起床,博士打了一个电话给我。

电话里他告诉我他有了一项神秘的发明,问我有没有兴趣来看一看?

我当然有兴趣了,但我却戏弄博士:“好啊,可是我很忙阿。”

“忙什么忙,你一个学生能有我忙吗?”博士的声音显得很愕然,估计他的表情也是这样。

然后我在电话这头狡黠地笑道:“嘿嘿,开玩笑啦,作为你最佳助手的我当然要来看了。”

“你这小子就是调皮,快来,我在家等你。”说完博士就暴躁地挂了电话!

我叫高羽,是一所小学五年级的学生,按道理和博士八竿子打不着边。可谁让我是他的远房亲戚,作为亲戚的我自然要帮帮忙,我也就成了他的业余助手,因为平时要上课,我只是在周末帮忙。

当然,所谓的帮忙也就是打扫一下卫生,递一下东西给博士而已,在帮忙期间,我也见识到了很多新奇的实验。

他会发明什么呢?

这邋遢大叔最近总是和我讲一些穿越的事,也许他今天让我去看的神秘发明就是穿越时空的道具,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兴奋,这不就代表我以后可以在时光隧道里到处遨游了吗?

带着这种兴奋感,我飞奔而出。

博士住在远郊,我必须搭乘地铁,然后转乘两趟公交车才能到达。下车之后,我顶着烈阳疲累不堪来到了博士的家门口,博士的家是一幢灰白相间、带有欧洲风格的别墅,房子旁边有一个私人的小花园,由于博士对生活很懒散,里面的花缺少照顾,几乎快枯萎了,看到这里我无奈地摇了摇头。

短篇小说:异域空间
来到门口,我正打算按门铃,却发现大门居然开着。我想博士应该是为我开的,但这也太大意了吧,大门开着,如果来一个坏人怎么办?我抱怨着进门,随手又关上了门。

刚一进屋,我就吓了一跳,眼前混乱不堪的景象,让我感觉自己像进了一群流浪汉的聚居地。

我知道博士很邋遢,却没想到博士邋遢到这种地步,眼前满地都是垃圾,家具也横七竖八地摆着,乱得都快没谱了。

怪不得博士这么大年纪都是单身,想来也没有正常人敢嫁给博士,看来一会我又得收拾一番了,我‘哎’地叹了一口气。

当然现在我关心的是博士的神秘发明,于是我喊着博士上楼。

别墅有三层,博士的实验室设在二楼,一般他都在实验室里工作,所以我直接上去二楼找博士,可就在这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2.

博士竟然没在别墅里,我已经到处找了一遍,却还是找不到博士的影子!

这让我猜不透博士在搞什么,不是说让我来看神秘发明的吗,怎么人却不见了?我想了一下,可能博士突然有什么事出去了,不如我就在房子里等他。想到这里,我哼着小曲又回到了博士的实验室。

这时,一件东西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发现实验室里多了一架两米高、半米宽的双面镜子!

博士是一个不修边幅的人,很讨厌照镜子,这实验室里以前也没有镜子。为什么博士现在会在实验室放置这么一面镜子,难道这面镜子是他神秘的发明?

我正打算走上去细看一下。突然,我的后脑受到了一下拍打,这感觉就像我背后站着一个无聊人,搞恶作剧般用力拍了我后脑勺一巴掌,然后我一下往前飞出了一米,只差一点就撞到镜子上。

我赶紧通过镜子看我的身后有什么人。让我恐惧的是,从镜子里看,我的背后什么都没有。我回头一看,也什么都没看见,那力道明明是一个人在打我,为什么我身后却没有人?我只感到我头上冒着冷汗。

我伏在地上,一动不敢动,然而这镜子却好像产生了一股吸附力,像是要把我吸进去一样,我也觉得我的身体往前倾。这让我越来越恐惧,刚才那诡异的一巴掌似乎也是要把我打入镜子,看来这镜子有怪异,我吓得从地上跳起来,拼命往后退,只想离这镜子远点。

也不知道这镜子是不是穿越时空的工具?博士什么都没和我说过,我可不敢乱动他的发明,如果操作不慎就糟糕了,还是先找到博士再说吧。

这样想着,我带跌带撞地跑出了别墅,跑出来之后,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短暂休息了一会我就直接回家了,我想博士应该会再次打电话给我的。

可我一直等到第二天上学,博士也没打电话给我,我开始有点着急,这博士究竟去哪了,而实验室里的镜子和那诡异的一巴掌又是怎么回事?

3.

第二天在课堂上,我一直心神不宁,满脑子想的都是博士和他的发明,现在已到了下午放学,我在想该不该再去别墅里看一看?

就在这时,一个手掌‘啪’地打在我的课桌上,把我吓了一跳,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副班长吴晓!

这吴晓总爱找我的麻烦,我怀疑她羡慕我学习成绩比她好。她是一个漂亮的女生,看上去也很温和,可这只不过是她的表面,实际上她是班里脾气最火爆的人,大家都不敢惹她,作为班长的我也对她退避三舍。

此刻,我略有一丝畏惧地问她:“干什么啊?”

她怒道:“高羽,你还不赶快去擦黑板。”

我一看,确实没人擦过黑板,可这似乎不是我的事:“不会吧,有没有搞错,我又不是值日生,为什么叫我擦黑板?”

吴晓又‘砰’的一拳打在我课桌上,把我的铅笔震落在地:“同学们没打扫干净就走了,你是班长要负责任。”她两只眼睛很大,怒目圆睁的表情显得她很可爱。如果不是我今天心事重重,倒想和她开开玩笑。可现在明显没这心情,我也懒得和她纠缠,所以爽快地点了点头,然后去擦黑板。

“这还差不多。”吴晓得意无比地走出教室。

短篇小说:异域空间
我无奈地擦完黑板,刚打算走,突然两个身穿警服的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人对我亮了一下警员证,然后说:“你好,我们是警察。”

都穿成这样了,还废什么话,我说:“看得出来。”我很奇怪,他们找我干什么?

其中一人道:“我们接到报案,说雷蒙博士失踪了,现在我们正在调查这件案子。我们提取了博士别墅周边的摄像头记录,发现周末你去过博士家,所以我们怀疑你与这起案件有关,请你到局里协助调查,我们会通知你的父母的。”

听到这话,我一下子懵了。没想到博士失踪了,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难道真是那镜子作怪?

不及多想,我被这两男警察带出了学校。

一路上,同学们好奇和惊讶地看着我,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幸灾乐祸的表情,看来大多数同学把我当成了犯罪分子,这让我有点不知所措!

我想,如果就这样随他们进警局恐怕凶多吉少。因为我平时喜欢看一些警匪片,此刻我潜意识把自己当成了匪,我已经能够想象我在警局被两人拷问、责骂的场景。我越想越怕,尤其在我回答不清楚博士的去向,更是前途未卜,这样想着,两警察顺势带着我上警车!

我不能就这样跟他们去警局,于是在上警车的时候,我想了一个主意。

打好主意后,我顺手拍了拍两个警察,他们两个转过身来疑惑地看着我,我用手指着他们的身后道:“看,有飞碟!”

两警察不知是笨还是条件反射,居然同时转过身去看,我立时像一只兔子一样撒腿就跑,两警察反应过来,大声叫着:“不要跑。”然后尾追而来。

然而我的行动注定我是一只‘狡兔’,由于对周围地理位置的熟悉,我通过一些小路成功逃脱了。逃脱之后,我在一家小卖部买了瓶水,然后坐在小卖部门口的凳子上喘息。稍稍冷静下来,我不禁大骂自己糊涂,根本不关我的事,我跑什么跑?到警局把事实说明不就行了,都怪我神经太过敏感,遇到事又容易激动,总往坏的方面想,这下好了,自己一跑就等于有罪一样。

不过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懊悔也没用,现在已骑虎难下,最要紧的是找到博士,只要找到博士就什么都好说了。

但博士到底去哪了呢?

我决定回别墅看一看,而用常规的办法去博士家肯定是不行了,这时,我有了一个主意。
音乐发布 中国原创歌词网

1464

帖子

23

听众

1万

积分

ZGYCGC中级

Rank: 3Rank: 3

积分
12189
 楼主| 发表于 2019-4-5 07:30:55 | 显示全部楼层
4.

我的主意就是,偷偷进入别墅调查!

但是在此之前我得找一个人帮忙,这个人就是副班长吴晓,她虽说爱找我的麻烦,可是却是一个热心肠的人,找她帮忙她准会答应。

现在已是晚上八点,我在吴晓住的小区附近用电话把她叫了出来,吴晓和我会面后急问:“听说你被警察带走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叹了一口气,把整件事告诉了吴晓,吴晓听了后叫道:“哎,你这个笨蛋。”

这话听得我心头火起:“吴晓,注意你的用词,不要以为你是副班长就想说什么说什么,我还是你的班长呢。”

吴晓道:“本来就是嘛,你又没有干坏事,干嘛要跑呢?”

“跑都跑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那些警察抓到我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吴晓又问:“那你现在打算做什么?”

我说:“我打算再进别墅调查博士的行踪,不过我需要人帮忙,你会帮我吗?”

吴晓很爽快地说:“没问题,我帮你。”我没有猜错,吴晓果然是一个热心肠的人,我心里十分感激,刚才的不高兴也一扫而光,吴晓接着说:“不过只有我们两个恐怕还不够,不如我们叫上许扬一起吧。”

“啊!”我惊叫一声,这许扬是我们班的纪律委员,也是班里出名的告状王,班上一有点事,他立马报告老师,是一个极其讨厌的人,同学防他就像防‘贼’一样,我赶紧说:“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人的毛病,怎么能叫上他?”

吴晓解释说:“他虽然爱告状,可他也是班里爱管闲事的人,你觉得你这事除了我和他之外还有谁会帮你?现在你需要的是帮手,人越多越好。”

我转念一想确实如此,现在我需要帮手,也顾不了这么多了,于是我们又用电话把许扬叫了出来。

许扬一见到我就道:“你小子怎么在这,你不是被警察抓走了吗,你是不是逃出来了?相不相信我告诉警察,哈哈哈。”这许扬果然秉性难移。

我怒道:“你小子除了告状还会什么?”

吴晓说:“好了,你们两个别吵啦,许扬,叫你出来是有事请你帮忙。”接着吴晓把我的事完完全全和许扬说了一遍,许扬倒也是答应的爽快:“我现在正无聊呢,有这么好玩的事,怎么能少了我,哈哈。”

我叹息着摇头,只希望这许扬不要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很快我们坐车到了博士的别墅外面,我小心带着这两人绕过摄像头,然后来到别墅的后方,后面的位置正是实验室的后窗,窗子外面还有窗台。

正巧距离窗台不远处有一棵大树,顺着那棵树爬上去可以很轻松地跳到窗台上,关于这一点我多次提醒博士要注意防盗,不过博士却没当一回事。

而现在我看到实验室的后窗开着,所以我们根本不用借助工具就可以轻易进屋。

我叫许扬和我一起行动,让吴晓在下面给我们放哨,我和许扬快速地爬上树,然后轻松地跳到窗台上。

此刻窗户大开,我们本可以很轻松地进去,可是许扬却神神秘秘地说:“等等,你有没有看过探险类的电影?”

我说:“看过一些。”

许扬说:“在那些电影里遇到这种情况,主角一般都会潇洒地往里一跳,然后一个倒地翻滚,又跳起来打敌人,这实在太刺激了,我们干脆就模仿电影里的情节跳进去吧!”

我道:“无聊!”

许扬丝毫不理会我,他拉着我一起往里面跳,我根本来不及阻止他,就被他拉着纵身一跳,我大叫一声‘不好’。

因为我想到,离着窗户不远,就放着那架两米高、半米宽的双面镜,我们此刻的动作,根本避不开!

可以想象很快我们就会撞到那面镜子,弄不好还会搞得头破血流。我心里直骂许扬果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此时从微弱的光线里已看见那镜子,看来我们只能等待着事故的发生。

然而让我感到奇怪的是,我和许扬撞上镜子后并没有什么碰撞的感觉,而是直线穿了过去,就像穿过一层浓雾一样,只感觉自己一直向前跌,渐渐地我觉得自己的身体飘了起来,整个人就像变成了空气。

这镜子果然有怪异!

5.

我发现自己并不是站在地上,只是感觉自己飘在空中,我赶紧挥舞自己的双手双脚,可我的手和脚都不见了,不仅手脚不见,我的头和腰也不见了,后来我发现我根本看不见自己,可我却能看到周遭的事物。

我吓得大叫,忽然间,空气中像是传来了博士的声音,这让我无比惊讶和激动。但与其说听到,不如说是感觉到,这像是一种意识间的交流,总之我能感觉到博士在和我说话,可我却看不见博士。

博士道:“你终于来了!”

我自然是说不了话,不过我却可以用意识和博士交流,其感受就像我们平时说话一样。我急切地问:“博士,你在哪?”

博士道:“我就在你旁边!”

“我怎么看不到你,也看不到自己?”我惶恐地问。

博士缓缓道:“这正是我要告诉你的,那天我要向你展示的发明其实就在那架双面镜上。我用一种特殊的方法对这架双面镜进行了处理,使它有磁性,让它成为一架可以进入其他空间的仪器。经过了长时间的实验,我终于成功了!”

我问:“那这么说,我们穿过这面镜子,究竟到了什么地方?”

博士说:“姑且叫做异域空间吧,因为我也是第一次过来。反正穿过我处理过的这架镜子就会变成我们这样,我们看不到自己的身体,却可以感知周围的一切!”

想不到我并没有穿越时空,而是去了一个陌生的空间,这让我无所适从,我的意识大声叫着:“不,我不想这样,我想回去,回到原来的世界。博士,快告诉我,究竟该怎么做?”

博士的意识叹了一口气:“哎,怪就怪在我太心急着拿自己做实验了。经过我特殊处理过的这架双面镜,我本是设计成从镜子一面穿过去到异域空间,然后又从镜子另一面穿回现实世界。可能因为技术的不足,不管从哪一面,都无法从这个异域空间里回来!那天打电话给你之后,我就直接从镜子里穿了过去,想等你过来后,又从另外一面穿回来吓你一跳,谁知道我却回不去了,而当时的你自然也看不到我。”

“那天我站在镜子边,感觉被人打了一巴掌,这又是怎么回事?”我问。

“那一巴掌是我打的!我消失之后看到你来,就一直试着碰你,只有那一次成功了,还差点就把你碰进镜子里了,可后来再碰你却没有成功,也许那唯一的成功是我意识太过集中了吧。”

我有点不悦:“那能叫碰吗?我都被你打飞了,把我疼得够呛。”博士“呵呵呵”地笑了!

笑完之后,博士问:“你今天怎么带来了一个人,我感应到还有一个人在这个空间里。”

“是许扬,他是我的同学。”博士不说,我险些忘记这个人了,可是我却没感应到许扬说话,我叫道:“许扬、许扬,你在哪?”

这一叫得到了许扬的回应:“救命啊,放开我、放开我。”我感到许扬很害怕,可是我们都没有形体,也根本没有任何物体抓着许扬,他乱叫什么?我此刻虽然没形体,但我的双手好似捏着许扬的肩膀在使劲地摇晃:“没人抓着你,别叫了、别叫了。”

折腾了一会,许扬终于静了下来:“刚才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想回去,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回去啊?”

博士说:“暂时没办法回去,我们不能控制周围的仪器,我们现在除了意识之外,整个人就像空气一样。你们倒是可以四处走走看看,就把自己想象成之前的人一样走就行,这几天我已经去过很多地方。”

许扬又激动起来:“不,我要回去!”

我感觉我像是又抽了许扬两耳光:“你又来了,叫你别叫了,都怪你,要不是你模仿什么电影里的动作,我们会变成这样吗?”

许扬叫道:“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为了帮你,我会变成这样吗?”

事实确实如此,他的确是为了帮我,我觉得很惭愧,也不好意思再争辩了,而博士急忙止住我们的争吵:“你们两个能不能静一静?吵又不能解决问题。”

许扬‘哼’了一声,他的意识不再回应。

沉默了一会,我看到吴晓也爬过窗台慢慢走了进来,吴晓战战兢兢地叫着我们:“高羽、许扬,你们在哪啊?”

我赶紧回应:“我们在这、我们在这。”可是不管我怎么叫,吴晓都没有反应。

博士道:“别费力了,她听不到你的声音。”

糟了,现在吴晓找不到我们,该不知多着急呢?

此时,许扬的意识说话了:“哈哈,要不我们把她也带进来吧,这样我们也就可以同甘共苦了。”

许扬好事不想,却想拉吴晓下水……

这家伙在学校就是一肚子的坏水,他之所以能屡屡告状成功,更多是因为他会提前给同学们下套。不过我现在也不用担心吴晓,因为我们现在在另外一个空间里,无法和吴晓交流。

许扬又说:“高羽,刚才我听博士说,之前你来找博士的时候,博士在这空间里集中意识成功打了你一巴掌,不如我也集中意识试一试,看能不能碰到吴晓。”这家伙在做坏事的时候脑子倒转得挺快。

“不!”我急忙阻止许扬,可是我感应到许扬的意识已经去到了吴晓的背后,然后许扬应该是集中意识一把推向吴晓。吴晓正站在镜子前,这一推,没想到竟然奏效了,只听吴晓大叫一声,一下就跌进了镜子里,然后她也和我们一样了。

许扬大笑:“哈哈哈哈哈,我成功啦。”

我怒道:“许扬,你太过份了。”许扬不管不顾地笑着,可是吴晓却不了解情况,她显得很害怕。

“救命啊、救命啊。”吴晓的意识大声叫唤着。

“吴晓,别害怕,我是高羽,我们都没事。”

“高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只好委托博士再解释一遍,博士显得很烦躁:“你带这么多人来干什么,难道来一个要叫我解释一遍吗?”

我赶紧道:“不、不,博士,只有她了,总共只有我们三人。”

博士只好和吴晓又解释了一遍,吴晓听完后倒是显得很冷静:“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博士道:“我们也没有办法,只能静观其变。”

这时,许扬的意识又说话了:“对了,我现在的形态没有人看得见,我要去老师的办公室里。”这小子说话准没什么好事,吴晓用意识问:“你去老师办公室干什么?”

许扬说:“还能干什么,偷看试卷呗,马上就要期末考了,我要看看这次考些什么,看了考题之后班里就谁也考不赢我了,嘿嘿。”说着许扬的意识就往窗外走了。

吴晓叫道:“许扬,别去,你去又有什么用,你现在这样子还考什么试啊?”
音乐发布 中国原创歌词网

1464

帖子

23

听众

1万

积分

ZGYCGC中级

Rank: 3Rank: 3

积分
12189
 楼主| 发表于 2019-4-5 07:3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道:“吴晓,随他去吧,他也就这点追求了。”

博士随即叹了一口气:“哎,高羽,你这个叫许扬的同学心术不正啊。”

听完我和吴晓都‘哎’地叹了口气。

博士感到烦闷,他的意识走出去散心了,我和吴晓也按照博士说的,把自己想象成之前的人一样走动,我们的意识随着我们想象中的脚步开始前行,这种感觉太奇妙了,而走也并不是在地上行走,更像是在空中飘浮着移动,遇到墙壁自然而然就穿了过去,这让我们一度以为自己是鬼魂,可又不太像。

我们多次试着在双面镜的正反两面镜子上穿过来穿过去,却根本没什么改变,我们又想象着用手去摆弄物体,也发现是徒劳。

不过新奇的是,此刻我们没有了身体,居然不感到困和饿,也没有什么累的感觉。这多少也让我们有点轻松,我想既然成了这个样子,那不如到处走走,边走边想恢复的办法,吴晓也是这样想的,我决定和吴晓先暂时分开一会。

接下来,时间似乎过去了一个多星期,我的意识也走了很多地方,我几乎转遍了整座城市,看到各式各样忙忙碌碌的人和事,而我自己就像一个过客,这让我开始感觉无聊,我转念一想,既然我没有形体,为什么我还要把自己想成一个人,其实我可以完全用意识控制自己。

于是我想试试,我是否可以超越人的范畴来一个瞬间转移!

我集中意识拼命想着瞬移到吴晓身边,不一会奇迹发生了,我果然一下就瞬移到吴晓的身边。

吴晓现在正飘在她家里,她感应到我的到来,显得很惊讶:“咦,你怎么一下就来到我面前了?”

我得意地笑了笑:“这是我的绝技,想学吗?我可以教你。”

吴晓却显得很忧伤:“我不想学什么绝技,我只想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现在我们失踪的事情闹大了,警察到处找我们,我爸妈也急坏了,可我却没有办法回去,我该怎么办啊?”说完吴晓的意识竟哭了起来。

其实我爸妈也同样急坏了,我也一样很伤心,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吴晓这一哭让我心里很乱,说来说去吴晓也是为了帮我才变成这样的,一切都是因为我,我不断地自责,烦乱之中我有了一个主意。

6.

我的主意就是集中意识,看看能不能用意识回到原来的空间。

可是试验了许久我都没有成功,这注定只是个馊主意,不管我怎么集中意识还是在这个怪异空间里,依旧没有形体。我又用意识触碰周围的物品,除了偶尔几次意识特别集中有点效用之外,大部份时候没用,我并不能像人一样持续操控物品,这让我再度陷入烦乱之中。

就在这时,我感觉到许扬的意识瞬间出现在我们旁边,看来这家伙也学会用意识瞬移了。

许扬对吴晓说:“吴晓,你哭什么啊,我现在都不想回家了,我们现在多好,不用吃不用睡的,而且我们还可以用意识瞬移,你只要想去哪就去哪,多好玩,这些天我几乎把整个地球都走遍了。”

吴晓还是很伤心:“我只想回家。”

许扬不屑道:“算了,真没出息,我自己去玩吧。”说完许扬又不见了。

我觉得不妙,许扬这家伙一肚子坏水,他要是学会用意识瞬移,指不定去世界各国干些偷看机密之类的事,要是哪一天他恢复了人形,不知会干出什么坏事!

吴晓现在正伤心,还是先不管她了,我得马上找博士说一下许扬这事,于是我用意识瞬移到了博士身旁,没想到博士的意识现在正在法国一个小镇的庄园里,从我们国家到法国这么远的距离,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像人一样走着过来,看来博士也掌握了瞬移。

博士道:“高羽,你终于明白用意识瞬间移动了,你能想到这一点挺不容易的,我看许扬那小鬼应该比你更早明白吧。”

本来听了这话我有点生气,但是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博士,你也知道许扬鬼点子多,而且心术不正,他会瞬移说不定会谋划什么坏事呢,我们应该赶紧想办法恢复原貌。”

博士赞同道:“你说的对,我最近也正在想恢复的办法,但是现在时间紧迫,我看我们只能用险招了!”

我问:“什么险招?”

博士说:“就是毁了那双面镜,因为是我用特殊方法让那双面镜带有磁性,我们现在的状态也是那磁性起着作用,毁了双面镜,磁性消失了,我们也许就能恢复原样了,但这只是也许,更也许毁了双面镜后我们就永远留在这个空间里了。”

听完这话我感到恐慌,我问:“博士,就没有其他保险一点的方法了吗?”

“有,那就是我可以像人一样操控机器,继续改良那双面镜的技术,让我们可以通过镜子恢复原样。只是想要这么做,我必须集中意识训练很长时间,才可以自如控制人间的物质,这样就要耗费很多时间,等到那时,那许扬说不定已谋划好很多不良计划,所以时间紧迫,我看只能试那险招。”

博士用到‘人间’这个词,让我一时难以适应,就好像我们已经成了鬼魂一样……

而博士说的对,我们现在集中意识也只是可以偶尔触碰一下物品,想像人一样自如操控机器,就必须训练意识很长时间,现在时间紧迫,只能像博士说的,毁了双面镜,大不了我们永远呆在这个空间里,如果我们都不能回去,那许扬也不能恢复人形干坏事。

决定了之后,我和博士瞬移回到了别墅里,我们试着集中意识触摸镜子的外壁,然后推倒镜子,让镜子打破。

可是就这么一个对于人来说很简单的动作,我们练了大概三天的时间,才勉强可以碰到镜子。

接着我们推动镜子,眼看就要推倒镜子,却不料许扬的意识一下出现在镜子另一边拼命挡着镜子。

这让我们大吃一惊。

许扬说:“你们为什么要毁了这镜子?”

我说:“我们要毁了这镜子也是因为你!”

许扬问:“为什么?”

我又说:“因为我们不知道你在谋划什么坏事,为了阻止你,我们要尽快毁了它,毁了它也许可以让我们恢复原貌。”

许扬急道:“我还没有玩够呢,只要有我在,我就不会让你们弄坏这镜子。现在我已经掌握了如何用意念触碰物品,我肯定比你们掌握得好。”

有许扬在另一边用力抵挡,我和博士联合起来也推不动镜子,许扬确实比我们掌握得好,这事看来越来越麻烦。

就在这时,吴晓的意识也突然出现在别墅里,我感应到吴晓和我以及博士站在一起,吴晓道:“许扬,你好像把我忘了!”

许扬没有回应。

吴晓接着说:“我也早就想到毁了镜子来脱困,所以我这段时间努力练习如何自如操控物品,我相信,我比你掌握得更好。”

这一环接一环让我难以适应,只见吴晓用意识娴熟地帮助我们推动镜子,如果我们有形体的话,我们看吴晓的样子一定是瞪大眼睛的。

吴晓似乎从一个弱女子一下变成了救世主。

许扬大叫:“不要。”

吴晓没有搭理许扬,她和我还有博士继续用力推着镜子,我们三人的意识合力压制住许扬,许扬的意识勉强抵挡了一会,就坚持不住了,只见镜子一下就被推倒了,倒地的瞬间镜子也立时打碎。

幸运的是,镜子一打碎,我们四个就恢复了人形,我们终于回到了原来的空间!

这之后,一切都回归正常,我、吴晓、许扬又回到了学校上课,许扬看上去很失落,他的失落让我感到很庆幸。

短篇小说:异域空间
而博士却给我留了一封信,信上写道:高羽,这种技术我们也亲自体验过了,经历了许扬这事,你也应该知道如果这技术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那会是什么后果?所以我需要找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去进行新的研究,你多保重。

信的最下方留着博士的名字和日期,我的脑子里反复盘旋着博士的话:如果这技术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那会是什么后果?

一想到这话,我的心情就难以平复。
音乐发布 中国原创歌词网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音频应用|原创歌曲 ( 鄂ICP备13005321号)

Powered by Audio ap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