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歌词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226|回复: 1

[原创首发] 十大经典基督歌曲

[复制链接]

2785

帖子

19

听众

2万

积分

ZGYCGC高级

Rank: 6Rank: 6

积分
24517
发表于 2019-2-3 20:4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大经典基督歌曲



NEW AGE MUSIC 十大震撼心灵之声

1、 Hallelujah(Alleluia) 哈利路亚

2、O Come All Ye Faithful(Adeste Fideles)虔诚

3、Amazing Grace 奇异恩典

4、Silent Night, Holy Night 圣诞夜,平安夜

5、Pie Jesu 仁慈的耶酥

6、Ave Maria 圣母颂

7、Panis Angelicus甘露

8、Jesus Loves Me 耶稣爱我

9、The Lord Bless You And Keep You主佑世人

10、How Can I Keep From Singing 叫我如何不歌唱

选择的标准主要有三个:一是历史久远,广为传唱;二是旋律优美,意境神圣;三是版本众多,风格各异。

1、Hallelujah(Alleluia) 哈利路亚

Hallelujah是亨德尔的大型清唱剧《弥赛亚》中最出名的一段,几乎成为天主教唱诗班最具有代表性的一首合唱曲子。当年《弥赛亚》在伦敦上演,英王乔治二世亲临剧院。当听到第二部分终曲《哈利路亚大合唱》时,国王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站立起来听完了全曲,将它称为“天国的国歌”。现今音乐会演奏此曲时全体观众均会起立聆听,成为一个非常特别的惯例。

这首曲子的版本不计其数,BMG出品的《史上最好的合唱》,其中就有它。它特别适合在教堂那种空旷并且有共鸣的地方演唱,能够营造圣诞节等欢快而又庄重的气氛。

作为合唱曲,《Hallelujah》在现场听和听录音效果有天壤之别。我最真切的感受对比发生在芬兰拉普兰地区的Rovaniemi Cathedral。拉普兰就是安徒生童话中“白雪女王”的居住地,其省会Rovaniemi是世界公认的圣诞老人的故乡。圣诞前夕,在极夜的环境下,踏着厚厚的积雪,顶着严寒,我推开Rovaniemi Cathedral的大门,眼前一片光明,高耸的祭坛立面是一副光辉闪耀的壁画,唱诗班正在演唱《Hallelujah》,音响浑厚辽远,让人热血沸腾。这种感受是CD无法实现的,也是普通音乐会不能提供的。

经典的合唱曲需能使听众和演唱者融为一体,经历着同样的感情活动,《Hallelujah》无疑就是这样一首曲子。如果说进入教堂或者音乐厅最想听到什么合唱曲子,我首选《Hallelujah》。

2、Adeste Fideles(O Come All Ye Faithful)虔诚



《Adeste Fideles》1743年由John Francis Wade用拉丁文写成,后来被翻译成英文《O Come All Ye Faithful》。迄今已经有大量歌唱家演唱过这首歌曲,它也成为圣诞常用音乐。

这么经典的曲子在2002年底才被我发现。最初我听到的是一个成年男声版本,名为《虔诚》,电子器乐伴奏,可能是加了后期的和声处理,整首曲子虽旋律简单,但轻柔悠扬,如细雨滋润心田。“非典”万众恐慌的时候,我的耳机里时常响起的就是这首曲子,那旋律与和声就像心灵的抚慰剂,让恐惧的人平静下来。

我一直试图找到这首曲子的详细资料,无奈原先的中文译名不准确,没有找到任何信息。2005年,天籁美声代言人Enya发行唱片《Amarantine》,以她那极具心灵穿透力的声音演绎了该曲,我从而知道了它的真正名称。也是从这个时候,我才了解到《Adeste Fideles》原来是一首非常经典的圣歌。

点评比较好的几个版本:

最初听的版本很好;Enya的版本飘逸轻缓,天籁型女声的集大成者;Libera的2005圣诞特辑中演唱了该曲,清澈的童声当然不错,只是曲速过于欢快;The Choirboys的圣诞专辑中也有这首歌,比Vienna Boy Choir的版本要强;世界三大男高音的合唱抑扬顿挫,气势恢宏;Pavarotti似乎很喜欢这歌,与女星Yearwood合唱,女声是流行风格;Andrea Bocelli的演绎和三大男高音相似;Josh Groban Mormon 的男声版本也是古典风格;Gregorian Chants的版本带有变奏;Il Divo的美声男伶版本顾名思义;Anne Murray的女声演绎比较大气;最有气势也是最特别的女声版本是意大利女星Giuni Russo的,高音唱法,但是假声发挥得非常漂亮;Celine Dion和猫王也演唱过,曲风偏流行。

Adeste Fideles应该是一首悠扬柔缓的圣乐,所以Enya对它的演绎最符合我的审美标准,但这并不妨碍尝试各种风格的演绎,这就是经典带来的好处。

3、Amazing Grace 奇异恩典

Amazing Grace

Alan Jackson



奇异恩典

恩上恩音乐事工



《Amazing Grace》是由John Newton于1779年所作的基督教世界最著名的赞美诗之一。我没太明白为什么《Amazing Grace》的通行译法叫《奇异恩典》,但无论怎么翻译,这首圣歌的确够amazing的。很多人对这个歌名闻所未闻,但对其旋律却一点也不陌生,因为大山的“好记星”广告中用的就是这个背景音乐。这首歌在东亚地区为人所知恐怕要得益于日剧《白色巨塔》,许多人看过该剧对其片尾曲的喜爱胜过电视剧本身,而片尾曲正是《Amazing Grace》。

我肯定在几年前听过这首歌的部分旋律,一见钟情,但就是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2007年在瑞典马尔默的街头我听见一个卖艺的在演奏这个熟悉的旋律,不是担心他问我要钱我就打听这首歌的名字了。终于借助“好记星”的线索,久仰的《Amazing Grace》进入我的收藏。

该曲最流行的版本是新西兰美少女小天后Hayley Westenra2003年演唱的,典型的New Age风格;Judy Collins的女生版本速度稍慢,不如Hayley Westenra嗓音那样清澈;Gregorian Chants的唱诗班风格很好;最令人难以置信的绝妙版本是Libera前身St. Philips Boys Choir演绎的,如此轻柔的童声足以融化任何冰冷的心,这才能称得上“天籁之音”。Sarah Brightman2008年冬季新专辑也收录此曲,但是我觉得一般。

我的印象中,每当想起Amazing Grace的时候,人们应会有一种飘飘欲仙的幻觉,仿佛要升入天堂。我相信这首歌对陶冶情操是大有帮助。

4、 Silent Night, Holy Night 圣诞夜,平安夜

经历过圣诞节的应该都知道这首歌,《Silent Night, Holy Night》应该是圣诞歌曲中最为家喻户晓的。然而,这首歌不像《Hallelujah》那样出自大家之手,而是来自一个小小的奥地利神父Josef Mohr。他是怀着对上帝的无限尊崇和感恩来创作这首歌曲的,因而才会有那种震撼心灵的祥和安宁。

这首歌如此受世人喜爱,影响力如此之大,甚至出现了专门为这首歌建立的网站(http://silentnight.web.za),整理了该曲全世界各种语言的版本。其中我推荐的还是Enya的爱尔兰语版本《Oivhe Chiuin》,Libera的圣诞专辑和音乐会两个版本,三大男高音的版本,以及Gregorian Chants的版本。Vienna Boy Choir、Sarah Brightman、Il Divo、Angelis、Celine Dion、猫王等只要出圣诞专辑的基本都会有这首歌。
e76b9657b5774f3ca2e82e9c93a0350e.jpg
如果有条件的话,还是建议平安夜去教堂听唱诗班现场唱,只有在那种氛围中才能感受该曲的魅力所在。

5、Pie Jesu 仁慈的耶酥

第一次听《Pie Jesu》在2006年,该曲出现在由童星JB Maurer领衔的Les Choristes演唱会专辑上。第一遍听就有震撼的感觉,特别是中间几次出现的高音部分,很考验歌唱者的功底。JB Maurer的高音飙得厉害,居然比与他同唱的女孩还高,这首歌被他们演绎得非常到位。后来我听到不同版本越来越多,方才发现原来这也是一首经典。Pie Jesu是天主教常用的赞美诗,是安魂曲的一部分。

St. Philips Boys Choir的顶梁柱Oliver Putland的版本有一种淡淡的甜美,没有刻意去展示高音,但始终让人感觉是从心灵深处发出的纯净声音;而该合唱团另一个不同时期的顶梁柱Liam O'Kane演唱该曲的时候,用他超过女声一倍甜美的歌喉,给人惊艳之感。The Choirboys三人组合的版本乍听起来跟St. Philips Boys Choir的没有区别,仔细听听风格还是差不多,大概到一定境界的男童合唱团都这样。Hayley Westenra也演唱过该曲,跟童声相比,她的歌唱就更贴近从嗓子里发出的声音。这类歌曲跨界天后、月亮女神Sarah Brightman是肯定要尝试的,但我不觉的她的版本好听,感觉就像没有放开而是抿着嘴在唱一样。Pavarotti也曾演唱过,属于刚硬风格的。像Gregorian Chants把成年男声唱那样柔和实属不易。

6、Ave Maria 圣母颂

赞美耶稣和赞美圣母是要匹配的,在歌曲上也有这样的对应关系,《Ave Maria》在品质和影响力上都可以与《Pie Jesu》媲美。叫《Ave Maria》的同名歌曲有好几个,最有名的是古诺于1895年在巴赫作品基础上改编为而成的版本。但我所说的是另一个版本,由Giulio Caccini作曲。Caccini是16世纪文艺复兴晚期和巴洛克早期的作曲家和歌唱家,其《圣母颂》格外有一股自然涌出的情绪,温暖而深遂的圣爱贯穿全曲,圣洁而悠扬。

这首歌我是最近才有所了解。它旋律缓慢,变化不多,连贯性强,唱得好可以把或轻或重、或抑或扬表现得酣畅淋漓。Libera现在的顶梁柱Tom Cully对它的演绎很得体,整体风格是平抑舒缓的,但其中不经意展露的一个个高音绝对是神来之笔。Gregorian Chants和 Il Divo的版本有些变奏,Sarah Brightman、Celine Dion 和Hayley Westenra的版本流行音乐的因素偏多了点。Pavarotti和Andrea Bocelli的版本完全是另一个风格了,铿锵的男高音中带有柔缓的因素,耐听。

7、Panis Angelicus甘露

《Panis Angelicus》是直接翻译是“天使的面包”,由Thomas Aquinas创作。

听《Panis Angelicus》从Libera开始。Libera和The Choirboys的版本风格基本相同,我一贯喜爱。Chloe Agnew的女声版本代表了凯尔特人风格,悠扬,平静。Pavarotti、Domingo、Carreras和Andrea Bocelli等古典男高音都演唱过这首歌。美声男伶类的Il Divo等也唱过。

Pavarotti的葬礼上,播放了他年轻时候和自己父亲一起演唱该曲的录像,引发无尽的哀悼与慨叹。

8、Jesus Loves Me 耶稣爱我

《Jesus Loves Me》由Susan Warner于1860年作词,William Batchelder Bradbury于1862年作曲完成的。由于歌曲通俗易唱,很快风靡,成为各大教堂唱诗班的合唱曲目。Whitney Houston等人演唱过该曲,但是曲调不尽相同。

听《Jesus Loves Me》也是从Libera开始。St. Philips Boys Choir时期顶梁柱Steven倾情演绎了这首曲风相对欢快的赞美诗。在Libera的《Sunday School Medley》中,Steven等人又将《Jesus Loves Me》以更加欢快的形式演唱出来。与之前的赞美诗不同,这是一首朗朗上口的歌曲,即使不具备高超的高音技巧,也能哼唱其旋律,所以更显得平易近人。

9、The Lord Bless You And Keep You主佑世人

第一次听《The Lord Bless You And Keep You》是和《Pie Jesu》一起的,当时只觉得旋律不错,但其中一个哆嗦的女声很糟糕,破坏了我对整个歌曲的印象。后来听Saint Paul Cathedral Choir的演唱,才引起我对该曲的注意。英国的圣保罗大教堂拥有欧洲第二大穹顶,回声效果极好,它的唱诗班也是世界水准的,所以他们的版本庄重而具有心灵穿透力。The Choirboys的版本还是一贯的风格。Westminster Abbey Choir的演唱连英国女王都去聆听,效果可想而知。

10、How Can I Keep From Singing 叫我如何不歌唱

《How Can I Keep From Singing》由美国教徒Robert Wadsworth Lowry于1860年创作,后经Pete Seeger改编,在20世纪60年代出名。

这首歌给人辽阔的感觉。最初听的是Enya的版本,还以为是她独创的,不想早已有之。Enya的演唱像是对着开阔的草原,或是幽深的山谷,仿佛能听见回声,这首歌能有现在的地位Enya功不可没。Saint Paul Cathedral Choir的主唱Connor Burrowes的版本声音嘹亮的同时还有点往嗓子底部收音。Libera的Liam O'Kane演唱的版本属于甜美型,异常温柔。
音乐发布 中国原创歌词网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音频应用|原创歌曲 ( 鄂ICP备13005321号)

Powered by Audio ap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