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我要投稿 设为首页

首页 > 音乐资讯

让民歌改编成为真正的“寻根之旅”

2022-05-12 8465500

《春天花会开》是湖南卫视推出的民歌竞唱节目,节目的定位是要以最具中国特色的民歌为题材,让当代年轻人用自己的方式唱出心中最美的中国。节目一经播出,收视率居高不下,并且引发了广泛而热烈的讨论,有人认为这不是“推广民歌”,而是对民歌的“霸凌”;有人认为固守“原汁原味”,并不能改变民歌的处境;还有人认为,民歌的传播必须符合当下的语境,顺应现代的“民情”。褒贬不一,众说纷纭,这或许正是节目组的高明之处,让人忍不住一探究竟。回看了几期以后,笔者在对新生代音乐人大加赞赏的同时,认为有必要对两个概念进一步厘清。

让民歌改编成为真正的“寻根之旅”

 


《春天花会开》是湖南卫视推出的民歌竞唱节目,节目的定位是要以最具中国特色的民歌为题材,让当代年轻人用自己的方式唱出心中最美的中国。节目一经播出,收视率居高不下,并且引发了广泛而热烈的讨论,有人认为这不是“推广民歌”,而是对民歌的“霸凌”;有人认为固守“原汁原味”,并不能改变民歌的处境;还有人认为,民歌的传播必须符合当下的语境,顺应现代的“民情”。褒贬不一,众说纷纭,这或许正是节目组的高明之处,让人忍不住一探究竟。回看了几期以后,笔者在对新生代音乐人大加赞赏的同时,认为有必要对两个概念进一步厘清。


首先,究竟什么是中国民歌?


中国民歌是劳动人民集体的口头创作,是我国民族民间音乐体裁的一种,是人民群众在生活实践中经过广泛的口头传唱,而产生和发展起来的歌曲艺术。这些歌曲大部分都不知道谁是作者,而是一传十十传百,一代代地流传下来的。这一概念中的核心内容一是“口头传承”,二是“没有固定作者”,而并非是“由劳动人民创作”。与“民歌”概念相对应的则是“创作歌曲”,即由特定署名作者,通过书面创作而传播的歌曲。


如果按照有的作者提出的民歌三要素:劳动人民创作、带有一定的民族风格特色、传统歌曲,那民歌的界定就会很模糊、很困难。即使如此,也不能将《橄榄树》《长江之歌》划入民歌范畴,这两首歌的民族特色并不鲜明,其传唱年代也称不上久远,更可笑的是该作者在文中又提出《橄榄树》和《长江之歌》在节目中实现了由“流行歌曲”和“艺术歌曲”向“民歌”的转化,这就不能自圆其说,反倒有点自相矛盾了。


从民歌的概念出发,我希望节目组在选曲时还是要慎重一些,比如后面的《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弯弯的月亮》《大海啊故乡》等,都不是真正的民歌,改编这些已成经典的创作歌曲,稍有不慎还容易引发版权纠纷,吃力不讨好。


其次,“原汁原味”永远是相对而言的。


一首流传了上百年的民歌,谁也说不清它的“原汁原味”究竟是什么样的?只要一改变语言,一拿起话筒,一录制成唱片,“原汁原味”就已然成为一句空话。哪怕我们走进很原始的村寨,听到很原始的当地歌手没有使用任何科技设备的演唱,歌曲历经若干年、若干人的传唱,也早已不是最初的模样。可以说,我们现在所听到的民歌,不可能有一首是“原汁原味”的了。因此奢望能在湖南卫视的《春天花会开》听到“原汁原味”的民歌,是天真且不切实际的想法。


既然如此,在著作权法允许的范围内,新生代音乐人大胆改编民歌,用富有个人创作特色、符合当下年轻人的审美方式来重新演绎经典民歌,是值得肯定和鼓励的。比如郭曲的电音版《乌苏里船歌》,就使用了流行唱法中的口语化演唱,将赫哲族的故事娓娓道来,平和而亲切,年轻人更乐于接受。敖日其楞、小麦、郭曲三人组合的《在那遥远的地方》,画面感十足,音乐更有张力,情感也更充沛,歌曲的意境得到进一步升华,是一首走心的、成功的改编。还有《很久》与《二十年后再相会》的无缝衔接,巧妙的构思令人击节。


“《春天花会开》试图精准把握年轻人的喜好,拉近古老民歌与青少年的距离——既不能将民歌所承载的文化内涵、民族元素完全抹杀,也不能为了寻求接受度和传播度而牺牲民歌的本土性质,而是要把握民族与流行之间的度,追求一种平衡。”《湖南日报》的这番评论或许正是节目组的初衷。当然,我们也应该清醒地认识到,电视台担负的传播功能更强一些,传承民歌的第一责任人还是广大的艺术教育工作者,我们应该感谢湖南卫视的助力。


节目导师、歌唱家雷佳在《光明日报》撰文《青年推广民歌是一次寻根之旅》,大赞湖南卫视“唤醒了民歌事业的春天”。在此,笔者也有一个小小的建议:能否在舞台上将一首民歌的经典版与改编版做对比呈现?让年轻观众能直观感受到民歌的发展变化,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让民歌改编成为真正的“寻根之旅”。□吴洪彬



站内搜索

广告

    广告位置

本站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有侵权内容、不妥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联系:924177110

  Copyright © 2022 中国原创歌词网基地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