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原创歌词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20|回复: 1

[微型小说] 猪笼的领地(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3 14:38: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猪笼大名朱狄龙,从小就被村里人叫猪笼,后来连家里人都叫他猪笼了。猪笼前半辈子也没啥动静,当兵吃香时,因为家里成分太高,都没资格参加体检;小学毕业,爹就叫他下地干活了,好歹学会了打算盘;18岁那年他爹做主,把他送到村会计家入赘,然后一口气生下三个闺女。猪笼的老丈人为此很生气,骂女婿真是头猪,连个儿子都日弄不出来。猪笼呛他说,你一口气生下5个闺女,不也没日弄出一根棒子吗?老丈人就没话好说了。

但是猪笼生下的3个闺女可比他老丈人日弄出来的5个强多了,不但个个貌美如花,还聪明,特别是二闺女一路读到省城的大学,毕业了还留在了省城工作。

猪笼52岁那年,他二闺女嫁给了政府里当差的一个城里人,并且很快给他添了一个小外甥。二闺女忙不过来,就把自己的老娘接到城里照看孩子。猪笼在家里没人给他做饭,他老婆跟女儿女婿商量说,要不把老头也接出来吧。这样猪笼也就到了省城过日子,好在闺女家房子足够大,一家子住着也不逼仄。

只是猪笼忙乎了大半辈子,让他天天吃现成饭实在憋得慌。好在这个小区刚建成不久,东北角上有个很大的池塘,池塘周边有很多空地,猪笼就特地回了趟老家,把家里那些种地的劳什子都带了出来,天天在池塘边垦荒,竟垦出一亩多的荒地来。

猪笼就在那些零碎的地里种一些蔬菜红薯玉米什么的时令果蔬。他还设法把池塘底的淤泥起出来,和在水草里沤绿肥,这些活当年在生产队里他都干过,现在做起来非常顺手。用绿肥种出来的蔬菜远比超市里那些用化肥种出来的菜好吃。一大家子吃不完,住在老城区的亲家就时不时过来带一些回去。

五六月天,庄稼疯长,萝卜都堆在地里晒干了,猪笼有点心疼,就扒拉了一袋子在小区门口卖,因为新鲜,猪笼也没称啥的,论堆卖,不一会就卖光了。这下猪笼就来劲了,天天一大早就把地里拔来的小白菜、芹菜啥的捆成一扎一扎的在小区门口卖,几天下来,把地里长成的菜卖了个精光。

这天亲家又来取菜,但是猪笼说菜都没了,下一茬得半个月以后了。亲家问菜都去哪了,猪笼只好告诉她都卖掉了,亲家问你得了多少钱?猪笼说前后卖了两三百块吧。亲家说我每个月给你一千,把你的菜都包下了,说罢就掏出一把大钱来要塞给猪笼。猪笼急了,忙说我不卖就是了,怎么好意思收亲家的钱呢?

猪笼的亲家是正宗的本市人,女亲家已经退休了,天天早上买菜,白天去茶室打麻将,晚上跳广场舞。男亲家是市政府机关里上班的,再糊弄几年也快退休了。猪笼的女婿在区政府城建规划局工作,因为年轻,又因为老爹老娘的人脉,这几年上升的势头很好。

晚上两家人合在一起吃饭,女亲家抱怨说今天的菜没有以前的好吃。猪笼明白这是亲家在表达对他卖菜的不满,马上说,今后自己种的菜再也不卖了。女婿一听说老丈人在小区里卖菜,就有点不高兴,说自己好歹是政府里上班的,“传出去的话领导还以为我在家虐待老人呢”。女婿这么一说,猪笼就感到这事有点严重了,就说那我明天还是回老家去算了。

猪笼女儿一听老爹要回村,就吃不下饭了,搁下碗筷说头疼,自顾去睡觉了。

猪笼女婿想了想问老丈人说你会算账吗?猪笼说自己双手都能打算盘,有一阵子在生产队里还做过记工员呢。“这就好办了,老丈人你也不用回去,但也不要种地了,小区东北角这个大池塘我们一直想把它填埋了,只是没有合适的土石方,以前也想在这里建一个临时的生活垃圾填埋场,后来居民都反对,没填成,刚好附近有两个城中村要拆迁,那些建筑垃圾要拉到郊外,成本比较高,我跟领导提一下,设法先把这个池塘填了。”

猪笼说这填池塘跟我有毛关系啊?女婿说关系大着呢,每一车拉来的建筑垃圾你都要统计,还要收费,这些钱都要入账,等池塘填满了,这块地上就可以搞绿化了,收的那些钱就可以用来搞绿化了。

猪笼说这些钱都是现钱吗?女婿说城中村拆迁转运建筑垃圾都包给了一个河南老板,到时候你自己跟他谈结账的方式,“如有什么人来找麻烦,你给我打电话就是了”,女婿说。

没过几天,女婿就叫猪笼一大早去池塘边候着了,说区里都通过了,你只管在那清点垃圾车数量,“怎么要钱,一会儿第一车上下来的老板会给你谈的”,女婿说。

这样猪笼就搬了把椅子,提了个水杯去池塘边“上班”了。果然,头一辆半挂车开来,车上跳下一个老板模样的中年人,操一口标准的官话问猪笼您是朱先生吧?猪笼忙说叫我猪笼就是。老板指着半挂车说,区环卫站同意从今天起,我们拆迁的渣土就都倒在这个池塘里了,按规定,每倒一车建筑垃圾是要向垃圾堆放所在地的主人交100块钱的填埋费的,“你只需在每个司机给你的填埋单上签个字,司机就会给你100块钱的。”

猪笼说那我收的这些钱交给谁呢?司机说你爱交给谁就交给谁,反正我给钱了,就倒垃圾,别的我不管。说罢,老板自顾上了空车开走了。

第一天,一共拉来了三十多车渣土,倒到池塘里,一会儿就被水都淹没了,猪笼收了几千块钱。晚上,他去小区门口的超市里买了一把沙滩伞。第二天,猪笼就正儿八经地躲在伞底下坐收填埋费了。猪笼活到这么大,还从没碰上过这么好赚钱的活,真正是坐着分分钟就来钱。收到第10天,已经收了好几万块钱了,猪笼心里不踏实,饭桌上就问女婿这钱给谁?女婿说钱给你就是你的了,别想那么多。

两个月后,先前的两个城中村拆光了,这个池塘也差不多填满了,可是另外两个城中村又开始拆迁了,河南老板就又来找猪笼,说新拆迁的渣土如果拉到郊外去填埋还要向区政府申报,很麻烦,“拉到郊外去,路又远,费油耗时不说,进出城还都要过大桥,算上过桥费,多耗的油费,少拉渣土的人头费,我这每天凭空要损失万把块钱,如果堵车了,就更麻烦了。”河南老板说朱先生您高抬贵手,能不能继续让我们把渣土拉到这里填埋?

猪笼说池塘已经填满了,区上干部说填满了就要我负责绿化这一块地,恐怕不能再拉了,再拉开春就没法种树种草了。河南老板说渣土往上填,填到一定程度,我保证不再拉来了,“至于种树种草,就不麻烦您老了,到时候我一定按您的要求全部给您免费种上。”猪笼本想说再跟“区上领导”商量商量,但是他女婿肯定还是那句话:你看着办就是!好像池塘这一块就成了猪笼的领地似的。

猪笼就跟河南老板说行吧,“但是明年开春你可得把绿化给我搞好,要不区里领导那我不好交差了!”河南老板抱了抱双拳很感动的样子,说朱先生您帮我大忙了,到时我一定给您绿化出一座全区最漂亮的土山!

猪笼想到时就是他不来绿化,自己收的这一大堆钱也足够买树苗草种了,所以也就没当回事地说那老板你先忙去吧,一切按原先的规矩就是了。谁知河南老板说那不行,得加价了,每车得多交20块钱,猪笼不同意,但是河南老板说我要是把渣土倒到郊区,每车200块钱都不够,给您老多交20块,不贵啊!

这样猪笼也就不好意思再坚持了。

到年底,池塘上堆起了一座土山,有一天,几个晨练的老人过来问猪笼,说这土山咋就堆这么高了,以后刮台风了,这些土都刮到小区里了咋办?猪笼说怎么会呢?过完年区上就要在土山上种树种草,“那时候这里就变成一个土山公园了,你们在山上爱咋整就咋整,怎么都比在地上玩强吧?”老人们一听说是区上让整的,就觉得靠谱,也不多问了。

除夕那天,一大家子在酒店吃完年夜饭,女婿说要带大家去KTV玩,猪笼说我乡下人,不懂那一套,就不去了,女婿也没强迫他,就准备开车走了,猪笼一把拉住女婿,把他扯到一个角落里,然后从口袋里摸出几张储蓄单,说小一百万了,这钱扎手啊,“我咋感到心里空落落的呢?”

女婿说你怕啥?“你又不是国家干部,甚至连工作单位也没有,谁来找你什么麻烦?到时候拍拍屁股回想下去,造幢别墅,等你外甥放假了,我们一家子都到乡下玩,多好的事!”听女婿这么一说,猪笼似乎也就放心了。

过完年,另外两个城中村也拆完了,那些半挂车再也不拉渣土过来了。开春,河南老板也没有食言,请来了园林公司好好规划了一番,在土山上栽种了几十颗一抱粗的大樟树,还载上了不少果树,下面还撒上了很多草种。江南雨水丰沛,三四月间,土山上桃花怒放,树下绿草如毯,小区里的那些老者果然天天上山打拳的打拳,踢腿的踢腿,吊嗓子的吊嗓子,拉胡琴的拉胡琴,就是太阳升老高了都不愿回小区里去,一副乐不思蜀的样子。

6月里,猪笼准备回老家去选块地造别墅,这一天,他刚走出小区大门准备去银行取钱,忽然从一辆小车里钻出一个人来,是河南老板,“朱先生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啊,只知道你住在小区里,却不知道你住在哪幢楼里,只好天天在这里候着,都三天了,今天总算给我找着了。”猪笼问河南老板碰到什么问题了,“是不是又要拉渣土来啊?可是你都种上树和草了,不能再往上倒啦!”

河南老板说不是倒土,是想向你买土!

猪笼一听就蒙圈了,说你一会儿堆土一会儿取土,这玩的是哪一出啊?

河南老板说城西有一块洼地,区政府叫我把那块地填高了造公交停车场,但是那块地地势实在太低,要把地填高得垫好多的土上去,“可是现在郊区的房子还没开拆,我上哪去弄填埋的渣土啊?”

猪笼说你是不是又在打这土山的主意啦?

河南老板拍了一下猪笼的肩膀说,朱先生您真是聪明人啊,跟我想到一块去了!

“可是土山上这些树和草怎么办?”猪笼说。

河南老板说这好办啊,等我把土山耙平了,再种上啊,“又用不了几个钱”。

猪笼说这事自己做不了主,得跟区上领导汇报一下,“因为小区里的人都喜欢上这座土山了”。

河南老板给了猪笼一张名片,说朱先生您有消息了就给我打个电话吧。

晚上,猪笼跟女婿说了这事,女婿说自己马上就要调到市政府上班了,“区里的具体事,我就不管了,老丈人你自己拿主意吧。”说罢还朝老丈人挤了挤眼睛,诡秘地笑了笑。猪笼就马上给和男女老板打电话,说你什么时候来拉土,河南老板说我就想明天一早就过来,“咱们还是老规矩,一车渣土上交100块钱。”猪笼还想说这回就不用交钱了,但是河南老板那里很快就把电话挂了。

这样,猪笼只好放弃了回家造别墅的计划,继续每天待在沙滩伞下收钱。

一晃到了台风季节,池塘上面的土山被整个耙平了,那天河南老板和猪笼一起正在土山遗址上组织种草皮,远处来了一群干部模样的人来视察工作,还有电视台的记者摄像师等跟着,猪笼看到自己的女婿正围着一个大官用手比划着什么,然后就看到那个领导过来跟河南老板握手,说你们的工作做得很及时,这座土山如果不搬掉,这次有可能百年未遇的特大台风暴雨可能会给这个小区带来一场泥石流,“后果将不堪设想啊!”大领导说。

猪笼女婿赶紧在旁边介绍说,这位老板自费上百万元搬走了这座土山,现在还自费种植草皮,精神可嘉啊。

大领导大手一挥说,政府不能让做好事的人吃亏,移山种草的钱,政府出了!

当天晚上6:30的市新闻联播头条播放了市长视察某小区防台抗洪的专题消息,消息以“古有愚公移山找出路,今有民企防台保小区”为标题,播放了市长真诚地和河南老板握手道谢的画面,时长达1分钟。

过了几天,河南老板又给猪笼打手机,约他在小区门口见面,猪笼说你这回不会是要挖池塘吧?河南老板说不是的,你出来就是了,“我的车已经停在小区门口了!”

猪笼只好去见客人,在车上,河南老板递给他一个鼓鼓囊囊的双肩包,说里面是50万块钱,叫猪笼“笑纳”。猪笼连连摆手,并拉开车门要下车,河南老板威胁说,你要是不收,我明年就再来池塘上填一座土山出来你信不信?

猪笼是怕了这个长着一颗猪头一样大头的家伙了,只好拎着双肩包下车了,他想,还省得去银行取钱呢,这50万足够糊弄一幢别墅了


1493791051595.jpg
音乐发布 中国原创歌词网
发表于 2017-9-9 19: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谢谢楼主发布,我收藏了啊
音乐发布 中国原创歌词网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原创音乐 ( 鄂ICP备13005321号 )

GMT+8, 2017-9-22 12:29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ZGYCGC! X3.2

© 2017 WHJFC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