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广告合作我要投稿 设为首页

首页 > 音乐资讯

林夕:任你行,你行不行

07-27 87463709

【中国原创歌词网】 中学时代就立志填词,华语乐坛金牌词人林夕,至今已填词近4000首,为王菲、张国荣、陈奕迅、杨千嬅等歌坛巨星写下众多动人作品。填词之外,林夕已出版十余部散文。新作《任你行》是林夕最新出版的散文集,书名《任你行》来自林夕填词生涯的代表作之一,也是他本人近年极为喜爱的一首作品。林夕选取大量生活中的小事,分享他对你我习以为常的事物不同角度的思考和感悟。

林夕:任你行,你行不行


中学时代就立志填词,华语乐坛金牌词人林夕,至今已填词近4000首,为王菲、张国荣、陈奕迅、杨千嬅等歌坛巨星写下众多动人作品。填词之外,林夕已出版十余部散文。新作《任你行》是林夕最新出版的散文集,书名《任你行》来自林夕填词生涯的代表作之一,也是他本人近年极为喜爱的一首作品。林夕选取大量生活中的小事,分享他对你我习以为常的事物不同角度的思考和感悟。


富人的“满足神经麻痹症”


首富叹首富难当,侃侃而谈原来他不快乐。


许多人听不入耳,他的烦恼,等我们有了资格享受再说。其实,不耻首富之言的未必尽是葡萄;首富自述烦恼,也非纯为晒命。


别的不说,大富人家专有的“满足神经麻痹症”,倒是真实不虚。我等不富不贫之人,户口存款不生则灭,每积攒了一笔钱,想的,就是一直求之而可得、可得又未必舍得的心头好。买与不买,买这抑或买那,还有很大的选择空间,那忐忑的快乐,首富没份。


首富的钱即便不来也不去,因为太多了,根本不存在想不想买的问题,没有一间梦想屋的画面、一件心爱物梦寐以求而终于到手的兴奋,他们只有银码最后的零头。你说,多一个零,哪够得上多了张高仿的名画耐看好玩,他们,他们要是真有这闲情,找个人在拍卖会一手把真迹入货存仓去了。最大乐趣是有秘书代办,省去登记入册的烦恼。


关于那些难忘的挨木板床的日子、那些年吃过的最美味的叉烧饭,首富次富与稍富的人,也确实大有条件慨叹,都回不去了。当然,有了钱,那叉烧肥瘦比例稍有偏差,都上不了桌,好端端的也不会再找个木板床去睡。给你十足怀旧的诚意,随便在云石地上躺那么一会儿,因为这贱犯得太勉强,失去了当年身在木板心在床褥的情怀,也乐不起来,回不去了。


彼时睡木板,渴望原在于要离开这块板床。离开以后,偶尔在高床软枕上失一失眠,于是独自凭栏,那碗叉烧饭,别时不易见时难,远看无边夜景璀璨。叹句回不去了,回不去了,那就别回去好了,遗憾得多浪漫。


世有粉丝而后有偶像


报载无可载,载道:《来自星星的你》大结局了,星迷失落了,精神一时空虚,怎么办?做这新闻的还真有侠客心肠,居然找来心理专家教星迷如何从失落中爬起来。


没错,在哪里跌倒,就在那里站起来。这专家虽然过分热心热血了点,提供的意见却确实够毒、管用:将之重看一遍就是。看完一部剧集就失落?就重看到看不下去为止,在哪里沉溺过,就在那里清醒过来。这就像投入在一个环境一个人里面太久,忽然一声“卡”,舍不得了,怎么办?唯有不断回忆,回忆到好像没有离开过,回忆到觉得够了闷了,连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若是舍不得一个人,还比较难搞,舍不得一部剧?无限重温,若温故而能知新,每看一回有一回的收获,是为真正经典,迷下去亦有益无害。


电视剧不是没有值得重温的经典,只是剧迷在这方面见过的世面比专家多,会为一部播放了两个月的剧失落超过两星期?这期间不知有多少新货上市,怕落伍而不怕失落,过期了还在谈星星的,是要给耻笑的。


报又载,粉丝在机场痛别惊鸿一现南京的都教授,尖叫与哭丧声交集。不明事理者大惑不解,比星星迷还要迷惘,频呼驶唔驶(粤语:用不用这样),再用严谨认真眼光仔细掂量人家的都教授,频问值不值。


都是多余,仅仅问一个都教授值不值得,不如问所有曾经遭尖叫过的星星值不值得惹人发疯。粉丝与偶像,其实犹如鸡蛋与鸡,谁因谁而存在,谁诱发谁的出现,一时还说不得准。


世有粉丝而后有偶像,有什么离奇,偶像本人平平无奇而令人遥拜到哭成泪人,也不算稀奇。是粉丝本身有尖叫的生理需要,有哭得哀而不伤的心理需要,他们迷的是一哭二闹三尖叫,谁来谁去,谁值不值得,不是关键。迷完了这个迷另一个,同时迷这个那个更多快好省。


这就像许多人爱的其实是爱情,爱谁、更爱谁、有多爱,都不是核心问题。所以别置疑那些偶像有何特异功能让人迷倒,是有人享受被迷倒,才找个对象去提供迷倒。也别揶揄粉丝不够忠诚,他们才是造星的顽主,找个人来哭一哭叫一叫,还讲忠贞?自以为世故成熟的大人专家,别闹了,你以为粉丝傻的吗?


人生若如戏,别像贺岁片


张智霖在《一代宗师》里仅出现了一个镜头,看网上记载,有人当面问王家卫,张智霖的角色怎么会出了一次场就没了下文。问的人明知故问,自然是时间关系,角色被删剪成过客。王家卫回答得巧妙聪明,大意是,现实人生何尝不是有许多人,只见过一回,就再没有交集了。


这场对答真伪不可考,王家卫对张智霖角色的安排,是否真有心要表达人生中总有一批只此一回惊鸿一瞥的过路人,也无须认真。王家卫却说出了人之常情。


只出现过一回而没有惊鸿感的人,退化为无名字的脸,忘了也就忘了;倒是有许多见过一面,以至两三四面的,也的确没有了下文,为什么就此断了线?那条线也不是不可以追溯回来,例如,乙。


当初是经过甲才认识乙,那场合,至今仍然占据了一部分记忆:甲简单而郑重地介绍了乙,我们握握手,然后菜就来了。是的,毫不例外,总是要吃饭,否则仿佛担心大家手口都空着,空气就稀薄得令人尴尬。那顿饭,乙说了很多话,我只静静听着,间中应对一两句,那就是我们仅有的直接交流了。


之后,甲跟我说,要替乙搞个生日派对,乙点名邀我出席,说觉得跟我很投缘。这未免太玄了,那晚我究竟说了什么令乙有这错觉?大抵如高阳写的胡雪岩,即使对着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人家滔滔不绝,长袖善舞的胡雪岩仍能很专心地听,边听边点头,间中附和一两句,好像对对方所说深有同感;如此两人就都成了英雄,契也就此投了。虽然看过小说《胡雪岩》,但我没有潜质与打算广交朋友,我应该只是假装很专心在听,然后为表示礼貌,随便搭上两句,想不到便被乙投了缘,还要去生日派对,祝对方生日快乐,然后很快又忘了对方几时生日。


我的祝福不能说是假的,但要说对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真情由内而外再由外而内地渴望他生日过得很快乐,那才假得让大家下不了台。


此后就再没有见过乙,因为我跟甲相熟,甲后来跟乙疏远了,我也不可能主动找上乙,试试是否真投缘,让生命千万过客中从此多添个熟客。有次遇上点麻烦事,甲说谁叫我生性懒散,若能找上乙帮个忙就好了。我说,若为偶然的麻烦,有备无患而忙于将生张保温成熟李,这才是延绵一世的麻烦。


就像在那晚的派对上,也同样碰上了许多初见及偶见的角色,像乙一般的丙丁戊,但戏份都在不经意间被剪掉了。否则,我人生的戏,会变成一部典型的贺岁片,有太多的角色穿插,主角都没有发挥的机会,剧情杂乱,主题不清,感情单薄,必属烂片。而可怕的是,如果没有一把利剪,又没有决断的手势,我们的人生又的确很像典型贺岁片,充满群戏,宝贵的时间给串星占据得太多了。既然不曾相濡以沫,自然两忘于江湖,刻意再见见面,实在不必。


纠太久,结自然解


“我做了第三者,最近,极度纠结。”


最近每隔一阵子就收到某人这短讯。无细节亦无前因后果,如无头公案,想敷衍也无从着手。为显诚意,也只能短讯来,长篇大论地回了。


第三者有三种:缠上已婚的;情侣三人行的;在二人行中暧昧地穿插的。原来是已婚之人,那非常难搞,不如不搞。


撇开道德不道德的问题,若最终爱这一场,想有善终,图个光明正大的头衔,仅仅在手续上已折磨到不能——签个名以外,人家还有孩子家当杂物要分拆妥当;搞完了,爱也再不能如当初单纯。有家之人,日后吵起架来,论起理来,就多了个杀伤力强大的武器:我连婚都为你离了,你还想怎么样?


以后双方即使都是净身出户,谈情说爱之余,恐怕还是要互相比拼谁付出得更多,而那些付出都不是一斤斤的爱,斤斤计较起来,只是谁为此惹上的麻烦多。你挨了多久的偷偷摸摸,良心不安,行事不方便,遭人非议之类;可有家之人都一样有,他的包袱比你的更重更大,随口抛一个下来就可以把你压扁了。


有一种听来很曼妙的说法:拆散别人的家?别太看重你自己了。物必先腐而后虫生,堡垒从内部攻破溃败,若非他们两人关系首先出了问题,你就是硬挤进去也不过是个多余的人。


逻辑说得通,但感情不讲逻辑。许多情愫在第一期扩散时,其实很容易扑杀于爆发阶段,彼此抬抬手咬咬牙就过去了。而且,谁说关系必然要出了问题,事主心里那杯半满的水,才有了空位,容得下外面的诱惑?正餐与甜点据说还分两个胃消化。你不过是在别人饱食终日无所事事之下当了一道甜点;最厉害也只是压在行将崩塌的房子上的最后一根稻草。草芥一条,有什么好炫耀?



更何况,你也不能小看人的承受力、忍耐力,以至被习惯束缚久了培养出来的惰性。你不主动送上门去敲敲扣扣,说不定那房子还可以撑到天长地久,海枯石烂它还未烂。什么?他这样会很痛苦?你看着这样的他比他更痛苦?


当初你若没有把好感力推成爱,又再把爱变成苦,他人的痛苦与你何干,什么时候博爱成这样了?到如今,非君不行那套就少来了。本来百货中百客,你可以挑少人光顾但落得方便的那家店买货,或者专挑门外长年有人龙的慢慢排队或者插队,你却选择了要在东主有喜暂不营业恕不招待的店门守候、撬门、钻缝,也拿你没法。


你可能从最初就喜欢纠结,那么能纠则纠,想纠则纠,纠得太久,求安乐多于求激烈时,结就自然解了。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中国原创歌词基地论坛

中国原创歌词网会员推送

本站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有侵权内容、不妥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联系: 924177110

  Copyright © 2022 中国原创歌词音乐网基地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