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广告合作我要投稿 设为首页

首页 > 音乐资讯

乔羽:歌词各有不同,主题不变,都是我的祖国

2022-06-21 4538900

【中国原创歌词网】2022年6月19日晚,著名词作家乔羽在北京去世,享年95岁。

2022年6月19日晚,著名词作家乔羽在北京去世,享年95岁。



你可能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你没理由不知道他填过的词: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


五十六个星座,五十六朵花;


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


人说山西好风光,地肥水美五谷香;


啊牡丹,百花丛中最鲜艳;


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


……


有很长一段时间,内地的乔羽都和台湾的庄奴,香港的黄霑并称“词坛三杰”。


“三杰”未必是说水平最顶尖,大家的风格也相差很远,但乔羽的词作无疑代表了大陆最典型的风格,直白浅近,又深刻隽永。



扒姐从小就知道乔羽,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是特别在意。


那时候我感受不到作词是多么需要技术含量的工作,我只觉得是随手一写,不过胜在押韵,顺口罢了。


何况乔羽的词,看起来那么平实质朴,一点咬文嚼字的痕迹都没有,全是平实的大白话。


对于一个尚处于崇尚华丽辞藻、矫揉造作时期的庸人来说,好像真的不太能欣赏。


然而只要你稍微多看一点书,稍微增加一点阅历,甚至稍微比较一下,就会发现乔羽的词尽管看起来平白如话,其实如同陶渊明的诗,已臻化境。


《让我们荡起双桨》,一首诞生于50年代的儿歌,毫不费力地传唱到了现在,堪称我国儿歌中最经典最优秀的篇目。



虽然时间过去了近70年,当精通于电子产品的孩子们看到这样的歌词,仍然可以体会到其中的活泼和快乐:


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这就是经典作品的魅力,超越时空,跨越世代,年过60的老人和刚会唱歌的孩子,共同唱起“让我们荡起双桨”时,心中都是对童年的最纯真的美好情感的共鸣。(当年的插画,多么健康明亮)



香菱学诗的时候,曾经向林黛玉描述过自己对诗歌的感受。


她说看了王维的《使至塞上》,觉得“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看似用字太俗,可书一合,仿佛就能看到景象似的。


再如“日落江湖白,潮来天地青”,一青一白简直不像诗,可一想就又觉得“必得这两个字才形容得尽”。



扒姐后来越发觉得乔羽的词填得高妙,正是从这种“看似平常,却不可替换”的效果里来。


比如《我的祖国》,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


初看只觉得未免普通,题目是“我的祖国”,可是这开篇既不雄浑也不激昂,情感上似乎不够炽烈。


可是当我看过《上甘岭》,对抗美援朝有了一定的了解,乃至在各个时期各个场合听到这首歌,真的每次都有新的理解和体验。


据说当年《上甘岭》的导演沙蒙拿到了歌词初稿的时候,也曾经问过乔羽,为什么第一句为何不用“万里长江”、“黄河万里”这样的词。


乔羽回答说,那样可能会让不在长江黄河边上的人,从心理上产生距离,失去亲切感。



“一条大河”并不是哪一条具体的河,它可以是长江黄河,也可以是你家门口的那条小溪;


《我的祖国》也不必是多么庞大高尚神圣的概念,尽可以是你对家乡山水人情的无限眷恋。


当每个人唱起自己家乡的时候,才能真正体现“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精神内核。



《我的祖国》《歌唱祖国》,还有《我和我的祖国》,这三首歌最动人的地方莫过于能深切体现普通人的情感共鸣。


《我和我的祖国》里我最喜欢的词,恰是看起来似乎过于平凡的场景:


袅袅炊烟,小小村落,路上一道辙。


几乎就是陶渊明的诗: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这样几乎不用任何手法的白描写作,是飞花片叶皆可作武器,只有顶尖高手才能办到。


之前据说欧阳娜娜、张韶涵她们在国庆纪念的时候时候唱这些歌,被台湾陆委会施压,当反面典型批评。结果因为新闻放得太多,反而让民众几乎学会了《我的祖国》这一批歌。



《歌唱祖国》词曲作者王莘的故事,他的创作灵感来源,也是祖国大好河山中最有代表性的景物,凝聚的是人民群众最朴实的情感: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我的祖国》作曲刘炽(同样也是《让我们荡起双桨》的作曲),在创作的时候参考了当时人民最喜欢的歌曲,反复倾听精心挑选,在田汉、张曙创作的《卢沟问答》里找到了创作灵感。


“一条大河”的旋律,正是《卢沟问答》中第一句“卢沟桥”三个字的再现。


这样堪称经过“大数据”挑选的结果,对于同样作为中国人的台湾人民,可能同样有一种来自基因里不可抗的吸引。


乔羽的歌词,在普通人听来就是亲切随和,朗朗上口,画面感强,感情真诚,其实正是“大道至简,大音希声”。


也正合了香菱关于“诗的好处,有口里说不出来的意思,想去却是逼真的”这样的感受。


除此之外,他的歌词里还有一种高贵自然的格局。


《我的祖国》开篇从“一条大河”写起,到后来是:


为了开辟新天地,唤醒了沉睡的高山,让那河流改变了模样。


完成了情境的转变和情感基调的攀升,自然而然开启了下端:


这是英雄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到处都有青春的力量。


战士们的英雄主义气概,喷薄而出。



春晚的保留曲目《难忘今宵》里,唱的是:


“不论天涯与海角,神州万里同怀抱。”


有“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开阔胸襟;


最后结束时候唱:


“无论新友与故交,明年春来再相邀,青山在,人未老,人未老。”


化用了“踏遍青山人未老”,又有“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的潇洒旷达。


柔情,温情,豪情集为一体,旋律优美,底蕴深厚。



为《聊斋》电视剧写的主题曲里,不仅为剧情量身定制了歌词内容,更赋予了独到的见解:


“鬼也不是那鬼,怪也不是那怪,牛鬼蛇神它倒比正人君子更可爱。”


要知道电视剧是1987年拍摄的,当时的舆论环境中能说出这样的话,当真需要极大的勇气。


这几句词和闫肃老师的“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都有一种打破旧秩序,勇闯新时代的气魄。



历来对《聊斋志异》的评价,“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骨三分”,“鬼狐有性格,笑骂成文章”,到了歌里,也变得更通俗易懂:



“笑中也有泪,乐中也有哀,几分庄严,几分诙谐,几分玩笑,几分那个感慨,此中滋味,谁能解得开。”


《说聊斋》的作曲,正是87《红楼梦》的梦幻曲作者王立平,听曲风很容易联想到《葬花吟》的经典旋律。


可能是为了贴合蒲松龄的人生,《说聊斋》的曲风,更有一点山东民间小调的感觉。


不知是先由词还是先有曲,但像“喜怒哀乐一起那个都到那心头来”这样的内容,词曲配合默契,音律和谐,无论是听还是唱,都是熨帖无比。


不要忘了,乔羽先生当初写《让我们荡起双桨》抚慰几代少年儿童,后来他在1997年再次为央视《大风车》栏目创作的主题曲《大风车》,就又成了新一代的集体记忆:


“大风车吱呀吱哟哟地转,这里的风景呀真好看,天好看,地好看,还有一起快乐的小伙伴。”


童真童趣,一唱就又是20多年。



也许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动画片《哪吒传奇》的两首主题曲,《少年英雄小哪吒》和《小哪吒》也都是乔羽老师的作品。


对,“是他,是他,就是他。”



乔羽曾经这样描述过他的创作:


“我从青年写到老年,可以说万变不离其宗。虽然歌词的名字各有不同,而主题只有一个,都是我的祖国。没有变,也不会变。”


“这是强大的祖国”“共祝愿祖国好”“五十六种语言,汇成一句话爱我中华”……固然是“我的祖国”,


“男儿不怕千般苦,女儿能绣万种花”,“百花丛中最鲜艳”,“你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


包括“红领巾迎着太阳,阳光洒在海面上”,“还有一群快乐的小伙伴”,“少年英雄~小哪吒”……


一样是“我的祖国”。


2021年他过95岁生日的时候,还唱起了自己作词的这些作品。





乔羽在采访里说,如果要他给自己写一个墓志铭,他会写“这里埋葬的是一个写过几首歌词的人”。


他认为这就是“实事求是”,因为他认为自己这辈子“也没干过什么别的事”。


可是就是他这“几首歌词”,早已和祖国山河融为一体,镌刻进国人的血液里,成为民族的集体记忆。


青山在,人未老,送别大师,一路走好。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站内搜索

广告

    广告位置

本站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有侵权内容、不妥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联系: 924177110

  Copyright © 2022 中国原创歌词音乐网基地 . All Rights Reserved